生物通
生物通首頁 >  中國科學人 >郭鵬:一種新穎的癌癥精準治療新方法,遏制癌細胞生長  

導語:
       所有乳腺癌中約有15%至20%是三陰性,這意味著這些患者缺乏雌激素,黃體酮和2型人表皮生長因子的受體,因此是所有乳腺癌中預后最差的,可以選擇的治療方法非常有限……



郭鵬:一種新穎的癌癥精準治療新方法,遏制癌細胞生長

為了尋找能區分癌細胞和正常細胞的治療方法,波士頓兒童醫院的一組研究人員提出了一種新穎的精準醫療方法,通過雙重靶向,抗體引導的納米顆粒,進行現有的化療藥物治療,能顯著腫瘤靶向,減少癌細胞生長,以及轉移,實驗證明這能改善患有三陰性乳腺癌的小鼠模型的存活率,而且沒有觀察到副作用。

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今天的Science Advances雜志上。這項研究由波士頓兒童醫院Moses實驗室華人學者郭鵬(Peng Guo)和楊江(Jiang Yang)等人完成。詳細全文




靶向定制

研究人員首先仔細篩選了非裔美國人和白種人三陰性乳腺癌細胞系,看他們是否攜帶了68種常見的癌癥抗原。其中他們確定了經過測試的癌細胞系共有16種潛在靶點,經過進一步評估后,選擇了兩種最強的進行研究:ICAM1和EGFR,這是兩種在癌細胞上富集的表面受體,在非癌細胞中很少見。

接下來,研究人員確定了癌細胞上每種受體的相對數量和位置。在細胞系中,ICAM1與EGFR受體的比例很相近,分別為1.5:1和4.2:1。基于這些比例,他們設計了定制的脂質體,其中抗體以相應的比例靶向ICAM1和EGFR,這種技術稱為互補靶向(complementary targeting)。

“如果我們想要選擇性地將藥物輸送到腫瘤中,使用兩種靶標的協同作用明顯優于使用單一靶標,”作者表示, “了解兩個靶標之間的分子比率和組織是成功的關鍵。”

雙重互補脂質體,即dual complementary liposomes(DCL)也含有兩種脂質分子——DOPC和DSPE-PEG-COOH,裝載上阿霉素doxorubicin(一種FDA批準的乳腺癌藥物),郭鵬和楊江指出這些脂質體具有乳腺癌細胞特異性,能結合在靶標上。

“我們發現還有更多的化療藥物也能被特異性傳遞到癌細胞中,”郭鵬說,“這符合我們的目標,即減少治療腫瘤所需的藥物總量,減少化療引起的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的不良反應。”

遏制腫瘤和轉移

在小鼠中的實驗表明,與游離的阿霉素相比,DCL能以40%的高比例更多的抑制三陰性乳腺腫瘤的生長,而且這還要優于僅針對ICAM或EGFR的脂質體。

重要的是,脂質體也能識別并減少癌癥肺部轉移,這是三陰性乳腺癌死亡的主要原因。盡管小鼠是易于肺轉移的類型,但是用雙重靶向脂質體治療的小鼠中沒有一個發生轉移,而用單獨靶向ICAM1的脂質體處理的8只小鼠中的2只,以及單獨靶向EGFR的脂質體處理的8只小鼠中的6只都發生了轉移。用游離阿霉素治療的8只小鼠中的5只也發生了肺轉移,所有8只未治療的對照也是如此。


壽命更長,而且無毒

實驗中最顯著的差異其實是生存率。Kaplan-Meier曲線(上圖)顯示了不同處理小鼠的無轉移存活,其中用DCL治療的小鼠存活時間最長。

研究人員還通過檢查動物的器官和血液化學來測量不同劑量DCL的“脫靶”毒性。即使在最高劑量下,他們也沒有發現肝臟或腎臟毒性的跡象。

“癌癥治療的一個核心問題是如何設計區分癌細胞和正常細胞的治療方法,以盡量減少副作用,”郭鵬說, “使用合理的方法選擇靶標組合作為‘條形碼'來識別癌細胞是一種尚未應用于三陰性乳腺癌的新方法。”

臨床應用

研究人員已經申請了他們的技術專利,這些技術可以作為一個平臺,為其他癌癥和疾病創造定制的治療方法。由于脂質體-阿霉素制劑和ICAM1和EGFR靶標這些元件已經獲得FDA批準,因此他們正嘗試與公司合作,將這種方法應用于臨床。

相關文章:
不健康的腸道會促進乳腺癌擴散
美國權威機構建議乳腺癌患者接受多基因檢測
康毅濱教授:找到“一舉兩得”阻斷乳腺癌信號的特殊蛋白
首次獲得一種致癌蛋白的三維圖


 
作者簡介:
 

郭鵬

波士頓兒童醫院Moses實驗室博士



 

版權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英国赛车计划软件